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行业动态

返回列表
2018/11/09

江歌母亲:不接受判决 对日本的法律很失望很绝望

北京时间12月20日14点(东京时间15点)江歌案一审宣判:陈世峰被判20年。江歌母亲在判决后召开记者会。江歌母亲称对日本的法律“很失望,很绝望”,对判决结果不接受。


此外,江歌母亲表达了国内外网友的感谢和歉意。感谢他们过去这一年多来的支持,同时也非常抱歉,寻求陈世峰死刑没能如愿。

江歌妈妈鞠躬致歉▼

江歌母亲江秋莲:“没有想过和媒体打交道,第一次面对媒体很紧张,有哪些说的不对的地方还望大家海涵。我首先想表达我的感谢,感谢所有媒体的关注。感谢所有网友对江歌遇害的关注。感谢这413天以来对我不离不弃,对我关心、帮助的所有人。感谢我所有的亲友,自己承受着同样的痛苦,还要来安慰我。感谢所有人。谢谢大家。我还想向4516000人道歉。你们帮助我寻求陈世峰的死刑,可是最终也没有如愿。日本的法院最终还是做出了有期徒刑20年的判决。我对日本的法律很失望很绝望。江歌这么美好的生命用20年的自由就可以换取了吗?法律到底在保护谁?我不能理解。但是我也感谢日本警察、法院做出的一切努力,我虽然无法接受,但我还是要遵守日本的法律。这450多万人给我签名,我让你们失望了,对不起。”


随后,江歌母亲说,“陈(世峰)是直接凶手,你(刘鑫)在扮演什么角色?”并表示在回国之后,将会和刘鑫对簿公堂。

在最后的提问环节,台湾记者问“听到您说您对刘鑫不满意,回国对刘鑫的诉讼的进一步打算?”

江歌妈妈回答说:

对刘鑫诉讼的详细情况需要跟国内律师商定之后才能决定,详细的事情目前还没有办法答复。


你(刘鑫)在江歌家里住了两个月,怎么样锁门你不知道 你不记得,案发时候的一些情节,都不记得,都不清楚,都靠你猜测,唯独你在录音当中的那句话,把门锁了,你不要骂了。我听过报警录音。你的确很慌乱。可是在如此慌乱的情况下,你唯独对这一句话记得那么清楚。还有,你说会参加江歌的葬礼。你说警察不让(你参加)。可是我问过调查我的警察。你刘鑫在警方看来不属于犯罪嫌疑人,你有完全的人身和通讯自由,你说警方不允许你见我,不允许你联系我。但是11月4日,你就打电话给打工地方的老板娘,说是陈世峰杀害了江歌。难道这就是警察允许你说的么?陈世峰是杀害江歌的直接凶手。

你在江歌被害案的事实中扮演什么角色?

回国之后,我会和刘鑫对簿公堂。作为一个妈妈,我不允许任何人玷污我的女儿。江歌的手机在我的包里。江歌10月25日在推特上写下了一句只对自己可见的心情。这是前段时间你在你的微博里侮辱江歌 你对她的玷污 我不允许。大家稍等一下 我找出江歌的手机 


我女儿是因为保护刘鑫死的吧,你不感恩 你还要联合网上的那些人来诋毁我的江歌。

这是江歌2016年10月25日的推文

内容是:就是有点不爽,少女真是耍小心眼。家不会打扫,(生活琐事不会做等等小事)垃圾不会倒掉,只会嘴上说说么?

这虽然是一件小事,我在网上所有的话都是有根据的,我没有撒谎。

10月21日,江歌写下了这样的推文:

昨天晚上开玩笑说了少女(刘鑫)一句,结果惹得别人不开心了。

我只想说明我没有撒谎,没有污蔑刘鑫半句话。

我从去年12月18日第一次见了检察官,我了解了一下案件的详情。今年3月,我拿到了第一次案卷材料。我知道了我女儿真正遇害的真相是什么。我没有对刘鑫家有过过激的语言。我忍着悲痛,求着刘鑫家两百多天。我只想让刘鑫告诉我事实,帮我论证一下案卷的内容。

今年7月份我拿到了第二次的案卷。律师告诉我:他说陈世峰的供词里,刘鑫把江歌推出门外这个事,但我也没有相信。律师没有太多时间告诉我所有的案卷内容。没有办法,我只好拜托徐静波老师帮我查看、翻译7月份的案卷。从去年11月28日,徐静波老师到我家里,到江歌墓前说了一句话,江歌你放心,我们留日的老少留学生,会帮你一起照顾江歌的妈妈。这么无私帮助我的一个好人,也要被他们拿来攻击么?


在这里我也想拜托各位媒体,能不能呼吁下中国的网络实名制。

413天了,我没有收到陈世峰个人和全家、刘鑫个人和全家一句真诚的道歉。大家都没有听到陈世峰父亲写给法庭的一句话。我本来把这信带来了,想念给大家听。但大桥律师告诉我,我从检察方拿到的这些东西,是不准公开的。我很憋屈。大家在旁听席可能看不到陈世峰面对法官的表情。12月14日,陈世峰坐在被告席上回答问题时,一直面带微笑。甚至陈世峰的律师在问他问题时,陈世峰笑得很开心。但是今天在法庭上,当法官说出了那把刀是陈世峰的时候,陈世峰突然晕倒在法庭上。陈世峰的眼泪、满头的汗水,我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到。

他之前的微笑和现在的满头大汗。我的理解是,当罪犯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时,他才会真正恐慌。所以我还是认为,像陈世峰这样的杀人犯只有在判处他死刑时,他才能体会到生命的珍贵。只有让他生命受到威胁时,他才会认罪。

我对今天的判决不接受。

文章来源:中国长安网视频,文字整理/观察者网徐书婷朱康琪

     江歌案是人生大恸。每个心存善念的人,都会持续挂怀,期望恶人绳之以法,伤痛日渐消散。可惜,人生与社会种种,从来不会尽遂人愿。

     我们都为陈世峰的冷血暴虐而恐惧,因刘鑫的冷漠自私而不平。可生活本就不公平,将来我们的孩子问起来:“爸爸妈妈,为什么坏人还没有被抓走啊?”

    希望我们可以微笑着告诉他们:“恶人自有天收,我们生而为人,请务必善良!”


400-918-3335

客户留言

如果你有什么意见、建议或者服务咨询、投诉等等,或者您对本公司产品和服务的需求,您都可以填写以下表单,我们将联络到您,谢谢您的支持!

客户留言